首页>文苑广场

散 步


2014-02-12 来源: 白洞煤业公司
【字号 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

  夜是深了,一句提议,四人就步上了街头。
  正街行人渐稀,大多是为了生活打拼的TAXI在奔忙,偶尔也有载恋人回家的自行车从身旁掠过。这夜是如此的魔力:打烊的店铺在泛泛的空气中睡去,耳畔也听不见秋虫在苞谷地边低语。远处的街灯闪耀,亮亮的,难以让人琢磨。天上是没有星月的。因为是小晴抑或薄阴所导致的,地上是四颗湿漉漉的心,我竟感觉不出哪片是天河。
  七夕刚过不久,又要逢十五、国庆,听老妹的信上讲故乡是秋雨绵绵不间断的,古都的秋雨可是能持续过重阳?我不敢多想。
  就是这样的夜,一行四人徜徉于街头,这就叫散步吧!我想。
  老豆是憨厚少语的,说话带着浓厚的凤翔味让人嚼味。静妹倒是害了思乡病醉了些,酒里才贪欢笑!我和静与伊大侃着,知道铜川的煤矿人也如煤一样厚道,矿上“山水”也一样的豪放。十字路口过了又是长街,两行迷人色彩,绚丽的广告霓虹招牌在闪烁不定,多美的古都之夜啊!
  我终于理解,一个异乡人的苦楚;也终于明白大家出来求学的目的不尽相同,但相同的是今夜心情,释放自己,浪漫地畅想过去与未来是真。夜何其长远兮,路何其长远兮,可就在每个人的脚下。我想,明天兴许天晴了,或许是个艳阳天。
  记得离别时的月台,笙箫吹断肠,骊歌也清唱,作别北方的云彩,加入南下、东扩、北上、西进的队列,这是人生求学的必然。今夜走在一起,过走了紫薇花园,以后便不再孤单,天涯不是沦落人,相逢真是何必要相识!
  大家回时都不再讲话,默默地走着,向古都讲过。西安,我们真的来过…… (陈国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