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文苑广场

全家福


2014-02-12 来源: 白洞煤业公司
【字号 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

  也许是随着年纪的慢慢增大,再不肯轻易在别人面前坦露心迹,也许是看不惯拍照时摆型的过分做作吧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讨厌起拍照来。
  不过,在如今这个连手机都带上了拍照功能的年代里,照便不是想不照或不愿照就可以绝迹的了。我纵然是十二分的不情愿,但每有照相的机会,爸爸妈妈总要拉我“咔嚓”上几张。因而,家里那几本相册中,我的相片其实并不算少。只是里面的我,不是在东张西望,就是低着头像在想些什么,或是故意做出一些怪异的表情。在这样的一堆相片里,倘要找出一张站立自然、表情大方的来,便真不是件容易事了。
  母亲却不管,只要上面有我,都宝贝似的珍藏起来,还有事没事地喜欢拿出来翻翻。而这时候,她总免不了要又惊又喜地叫喊一番:“快来看快来看!”有时叫得急了,我也会不胜其烦地丢下自己手边的事情,匆匆过去瞅上一眼。不过,每次我都觉得,那相片实在是再普通不过的了,里面的我,不论是一个人,还是和谁合影,一律都怪怪的样子,一点也不耐看。我不明白,到底是相片里的什么东西,竟会让母亲这么惊喜不已。
  有一天,母亲又将我喊过去看。这一次,不知她是从哪里翻出来了一张老照片,相片都微微有些泛黄了。照片上是三个人的合影,前面是个不谙人事的稚童,后边是一对青年男女,他们都略略侧着身子,一起将孩子托在胸前。我看明白了,那一对青年就是我的爸爸妈妈,而坐在他俩臂弯里的,应该就是我了。我一直觉得全家福照是一家几代排排座的那种,如果这也能算的话,这大概是我见过的我家唯一的一张算得上全家福的照片了。照是在红旗广场上取的景,画面很亮,连身后的电信大楼大钟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。我想,拍这照时,太阳肯定很好,因为还有一抹阳光,映照着我们三人舒心的笑容。
  看着这张照片,看着痴迷于这堆照片的母亲,我突然觉得自己像是做错了什么事似的,浑身不自在起来。
  良久,我不觉又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:我有什么资格讨厌照相呢?又有什么资格厌烦母亲的呼唤呢?我该喜欢照相才是,喜欢母亲的呼唤才是啊!
  此后,每每回味起这张全家福来,也许是一种心灵的共鸣,也许是一种灵魂的震颤吧,我都会有一种异样的感觉,而且到最后,还会由衷地释然,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。虽然,我看不到自己笑的样子,但我知道,那笑一定是和照片上一样的,因为它让我有了和母亲一样的感觉。
  重温幸福,是一种别样的幸福呵!我想我懂得母亲为什么去翻看照片的缘由了。 (李泽琦)